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公公肏儿媳妇
公公肏儿媳妇

公公肏儿媳妇



  「负心汉,你可别怨我……做出这种事,都是你逼的……」三个月前,杜娟的老公陈刚从外地回来了一趟,自从他的装饰公司成了「右丹妮」等名牌专卖连锁门面的指定装饰总代理后,她老公就长年在外忙碌三五个月才能回家小住几日。那一晚杜娟早早就洗了澡,换上了Miseele(迷死你)半透明睡衣,脸儿红红的到公公的书房去看了老公好几次。老公在向公公汇报装饰公司的业务情况,因公公是这公司的「董事长」,况且业务的扩大还离不开公公的社会关系和暗中的支持。陈老大见儿媳妇穿着睡衣来逛了几趟,他当然明白儿媳妇的心思……呵呵,小别胜新婚嘛,理解……他假意说自己困了,就要儿子改日再说,催儿子回自己的房间去。

  陈刚回房洗完澡进卧室,媳妇杜娟已经在床上等他欢愉了……可能是卧室灯光柔和得不甚明亮,也可能是杜娟正沉浸在浓浓爱意中,她根本没注意到老公上床前那片刻的犹豫……杜娟好兴奋好主动啊,她先替老公口交,老公在他口里一点一点的变硬,她就有成就感……她经常对闺蜜死党说,老公那个越硬就说明他越爱老婆,闺蜜都笑她是花痴……老公的那个都硬得皮开筋绽了,她下体的蜜壶里也已经满是蜜汁,在她嗲声细语的催促下老公终于插了进来,几个月没做了她好像还有点不太适应……这一次老公貌似比以前猛,时间也要长一些,当老公在她体内射了精,伏压在她身上抱着说「对不起」时,她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。

  当老公在她体内射了精,伏压在她身上抱着说「对不起」时,她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。

  「你说什么啊,还对不起呐,……有你这么爱我,我……好幸福的……」「对不起,杜娟……我这次回来……是找你……离婚……」「什么?……离婚?!」

  陡然听到离婚二字,杜娟一下就蒙了,她先还以为是老公在跟她开玩笑,但看到老公在流泪,她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……这真是:须臾前夫妻比翼飞翔在人间天堂还欢愉无比,片刻后配偶折翅坠落入鬼魅地狱就痛苦万分!

  在杜娟流着泪追问下,老公才对她道出了实情,原来是老公的新欢,不,应该是旧爱,也不,还是说「初恋情人」更准确些吧--那个杜娟也认识的年轻女人金亚茹已经怀上了老公的孩子!

  「杜娟,对不起,亚茹与我的关系我一直没告诉你,她是我的初恋,因她出国留学我们断了联系,我等了她五年,等了五年啊,后来听说她在国外结了婚,那时我正认识了你,于是我在对她的绝望中燃起了对你的爱意……可天意弄人啊!

  她才结婚一年多就离了婚,因为她老公太花心,她也不愿做花瓶……回国后她就到处打听我,知道我的装饰公司后就自己跑来应聘。那次应聘你也在场,我那时还很恨她,不想录用她,是你说人才难得,要我……哎,过去的就不多说了,都怪我,旧情难忘,这失而复得的初恋爱人,我没法拒绝……她是我的助理,我们在外面几乎天天在一起,当冰释前嫌后我们怎么能控制得住尘封多年的情感,我们在外面都同居两年了……杜娟,我们离婚吧,我会跟爸爸说,把公司的四分之一产权和股份作为我们的共同财产分给你,我再赔偿你20万的青春损失费……」

  「我们离婚,我们的宝宝怎么办?」看着离婚已成定局,杜娟首先想到了孩子。

  「宝宝归我……你一个人,也容易再找个比我好的……啊,还有,亚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,几个月后肚子大着,总不能让她还在外面奔波吧,到时候我会送她回家居住……这房子是爸爸的财产,这你也知道的,它不在我们共同财产之列,希望到时候你能……搬出去……」

  听到老公的「协议内容」,杜娟没有再哭泣,她为这段「初恋情人」的故事更加的恨老公这个「负心汉」的负心!

  杜娟的情感经历其实也很丰富,在她潺潺流淌的爱河里,陈刚是第二个负她的男人。

  杜娟的初恋在十八岁,在花季一般的年龄里她对爱的憧憬是那么的灿烂温馨,她那个初恋男生在她身上索取了一切之后选飞参军走了,后来转业成了民航驾驶员,但却与一个有背景的空姐结了婚。为此事杜娟曾大病一场,并发誓再找男朋友绝不找长相英俊帅气的男生!

  后来杜娟认识了陈副镇长的独生子陈刚,二人才确立恋爱关系没多久,陈刚家的亲戚们就逼着陈副镇长催着他们早些结婚,说爸爸妈妈都想早些抱孙子,其实那时陈刚妈妈病重,亲戚们都说用婚事给病重的陈刚妈妈「冲喜」。

  没想到冲喜却冲来了丧事,陈刚妈妈在儿子结婚后半个月就去世了,于是人们说杜娟的八字硬,是什么灾星,害得不少人见着杜娟就像见了瘟神……陈副镇长老伴没了痛定思痛,他怎么也不再相信这个漂亮乖巧的儿媳妇会是什么灾星。

  后来他在镇上搞了个破除迷信的教育活动,还用自己家的事来教育人们。为此事,倍受「莫须有」指责的杜娟好感激深明大义的公公啊,从那时起,她就既当儿媳妇又像亲闺女一样孝敬着老公的父亲。

  现在,负心汉提出了离婚,不但要抢走宝宝,还要将自己扫地出门,一想到这些杜娟就不寒而栗。陈刚走了之后,杜娟一直在冥思苦想着应变之策,怎么样才能将损失减小到最大限度?于是乎,她很快就想到要保住这一切,就必须抓住公公这个既正直又好色现在又没有老婆的男人……看着在睡梦里都在微笑的公公,儿媳妇的嘴角掠过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淡淡笑意,她在心里默默的对公公说:「爸爸,儿媳妇为了『俘虏』您,花了这么长的时间,还花费了这么多的心思……我参加同学会、故意装着神神秘秘、化妆打扮、醉酒而归,都是为了引起您注意……你趁来扶醉了的我摸我咪咪和摸我下体,这些儿媳妇都知道,多么想您更进一步啊,可你每次都是嘎然而止:我在卫生间洗澡不闩门,在房间里开着门换小裤裤,我多么希望您来骚扰我啊,可每一次我都空表情……现在,我和公公您终于有了第一次,但我不会就这么逼您娶我的……我要您不但喜欢我年轻漂亮的长相和青春激情的肉体,还要您真心的爱上我这个女人,到那时我才会完完全全的属于您……」我在卫生间洗澡不闩门,在房间里开着门换小裤裤……6、

  自从有了与公公的「第一次」和要彻底征服公公这个老男人的想法之后,儿媳妇杜娟就竭尽所能的在公公面前展示着自己:她亲自下厨为公公弄可口的饭菜;她上街买公公喜欢的「小醉仙」还要陪着公公饮上几杯;她给公公买了名牌T恤,还撒着娇嗲声嗲气硬要要公公穿上,穿上后公公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与儿媳妇身上的是一样图案花纹……当然最关键的,还是要变着花样与公公做爱呐,儿媳妇在这上面动力不少的脑筋……

  「宝宝,想不想骑爷爷的马马呀?」

  「想……爷爷……宝宝要……骑马马……」

  「好好……宝宝乖,爷爷给你骑马马呐……」

  「爸……你别又趴着呀……宝宝要爷爷躺在床上,骑在爷爷肚子上,是不是?」儿媳妇一边说,一边把公公趴着的身子翻了个身。

  「是这样吧……啊……宝宝骑好啊,……叫妈妈也骑上来……好不好?」陈老大真的是与儿媳妇心有灵犀,儿媳妇一翻他的身子,他就知道有好事,他把宝宝抱在胸膛上骑着,接着向儿媳妇挺了挺下体……儿媳妇粉面含羞,眼角掠笑,轻轻拉开公公外裤的拉链,把公公的鸡巴掏出来一阵时快时慢的套弄,然后就半半推半就的捞起裙子,骑了上去……陈老大的鸡巴被儿媳妇套坐齐根后,他用手扙着宝宝,身子不住的上下颠簸,还问身上「骑马」的「舒不舒服」?宝宝说「舒服」,可儿媳妇没出声,陈老大就叫孙女问妈妈「舒不舒服」,被女儿问了几声后,儿媳妇只得说「舒服」,那声音虽然很轻,但陈老大听起来真销魂!

  陈老大做事最肯动脑筋,举一反三是他最大的本领,接着他就要宝宝骑妈妈的马马了:他叫儿媳妇趴在床沿上,要儿媳妇撅着屁股,宝宝骑在妈妈的腰上,他用手扙着孙女骑妈妈的马马,鸡巴却在孙女妈妈的屄屄里驰骋不停……最为刺激的,是陈老大叫儿媳妇在床沿上仰躺着,他抱着宝宝骑在儿媳妇肚子上「骑马马」,他摸儿媳妇玉乳的手被宝宝看到了,宝宝向妈妈伸出手指刮脸皮:「羞羞……妈妈……爷爷……摸咪咪……」儿媳妇杜娟连忙拉开公公的手,不许女儿再乱说,不一会,宝宝又指着床边梳妆台的镜子说:「妈妈的马马……脚脚……在上面……跑……」,原来此刻宝宝的爷爷正抬着宝宝妈妈的双腿……陈老大这几个月过着像神仙啊,吃得可口,穿得时尚,有孙女逗,有嫩屄肏,他家的卧室有内阳台相通,应此家里虽然有保姆,可他与儿媳妇的欢愉一直都是安全的。他有时在儿媳妇床上寻欢,有时又叫儿媳妇到他床上做爱,他自己都觉得年轻多了,是五十五岁的年龄、四十五岁的身体、三十五岁的心脏、二十五岁的性欲!

  一天夜里,陈老大压着儿媳妇一阵大声的狼嚎之后,又把体内的白浆全部灌进了儿媳妇杜娟的屄屄里,儿媳妇的屄屄哪里盛得下公公这么多的子子孙孙,尽管儿媳妇还仰躺着,但仍有不少白浆从儿媳妇的屄屄里溢出,看得陈老大心旌摇曳。他正欲休息片刻再复二火,儿媳妇却抱住他默默的流出了泪。

  不少白浆从儿媳妇的屄屄里溢出……

  「娟,你这是……怎么呐?」陈老大一边为儿媳妇抹泪,一边关切的问。

  「爸……陈刚再过几天……就要送金亚茹回来生孩子了……」「嗯……那又怎么呐?」

  「他们回来,……我……就得走了啊……」儿媳妇轻轻的抽泣着说。

  「为啥?」

  「我已经跟……陈刚离了婚,已经不是……陈家的人……不走……行吗?」「行啊……娟,我一直在等……你说不走这句话啊……我都五十五了,你还这么年轻,爸爸真的不好开口……叫你不走,那样爸就太自私……」「爸……您真坏啊……这话,干嘛要女孩子先说嘛,……我说不走,你不会认为我骗着了您?」

  「那……我先说呗,娟,请你别走,留下来,跟我结婚……过日子……」陈老大把儿媳妇紧紧的抱在怀里开始了亲吻。

  「嗯……爸,我愿意……可陈刚他们回来怎么相处啊?我们……我们毕竟……曾经是夫妻……」儿媳妇热烈的回应着,一边回应热吻,一边说出来自己的顾虑。

  「谁说我会同意他们回这里?我已经为他们另外买了套房子……你以前是我儿媳妇,以后是我妻子,我当然要顾及你的感受呐,呵呵呵……」「爸,您真好!我好……喜欢您!」儿媳妇貌似有些受宠若惊,抱住陈老大吻咂个不停。

  陈老大的鸡巴这时又硬起来,他翻身提枪上马又要驰骋,这时候,儿媳妇竟然「哇~」的一声干呕,接着红着脸告诉公公一件事,说他可能又要做父亲……陈老大闻言顿时干劲倍增,抱着儿媳妇爱意浓浓绵延不尽的温存,儿媳妇时而被他顶上浑身酥软细胞贲张的颠峰,时而又被他抵入眼冒繁星欲罢不能的浪谷。

  突然,他想到一个恼人的问题:「以后户口上,孩子与户主的关系怎么写啊?儿媳妇的这个孩子是我的次子,可她姐姐宝宝却是我的孙女……」蓦然间,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,结婚后就把户主换成儿媳妇,孩子们与户主的关系不是简单了吗?

  宝宝是儿媳妇的长女,要生的这个是儿媳妇的次子……有这两个孩子把儿媳妇拴着,呵呵,量她以后想飞也飞不出去!

  想到这里,陈老大就「呵呵」的笑起来,他为自己用房子和孩子套住儿媳妇而沾沾自喜,儿媳妇问他笑什么,他使劲插着儿媳妇的屄屄说:「亲爱的……娟……明天……我们办结婚证去!」

  【完】